本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 历史真相 >

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始末(2)

时间:2012-05-31 23:57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八月四日,港英当局出动了海陆空三军,动用了直升飞机运载一千多人的英军围困北角的侨冠、新都城和明园三座民居大厦。笔者居住新都城。凌晨四点时,直升飞机的声音惊醒了笔者,从窗口望见无数的直升飞机盘旋于上空

八月四日,港英当局出动了海陆空三军,动用了直升飞机运载一千多人的英军围困北角的侨冠、新都城和明园三座民居大厦。笔者居住新都城。凌晨四点时,直升飞机的声音惊醒了笔者,从窗口望见无数的直升飞机盘旋于上空,街头上布满军警,真如临大敌。片刻后,直升飞机降落在三座大厦的天台上,开始挨门挨户地搜查。凡是被发现家里藏有「毛主席语录」,都要被抓去。英军用燃烧弹火攻华丰国货公司,以它为立足点,乱抢乱吃东西,华丰公司受到严重破坏。动用了海陆空三军,非法捣乱民居,抓走了汉华中学校长黄建立和几个华丰工人,港英当局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英军刚撤离后的不久,居住于北角的左派青年学生集合于华丰国货公司前面,数百人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严重抗议港英非法非法捣乱民居。港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毫不有吓倒左派群众。在这次示威中,掩护青年学生的工人们,开始用「假炸弹」,封锁要道,让军警受阻。它为九月的真假炸弹阵埋下伏线。

 
在反英抗暴中,北角地区是活跃点,那里居住无数闽籍青年,闽籍人有爱国遗传。从甲午战争、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到新中国革命,无数的闽籍人参加。集居北角的闽籍青年,大多数都勇敢地投入抗暴行列,站在街头示威的前列。有些过激的人以侨冠大厦的福建旅港同乡会为据点,他们捣乱电车站,向警车投掷汽油,巡逻车亦遭焚毁。

 
面对镇压行动的升级,香港左派出于爱国热情、对形势估计不足和盲动心态,作出了『针锋相对,坚决斗争』的错误决定。此时港英开始大肆撞入民宅,逮捕左派人士,军警,便衣特务任意在街道上搜身,殴打可疑的人,随便开枪。左派受边界冲突的影响,开始武斗了,以为只有枪杆子才能迫使港英低头认错。左派群众中开始出现『突击队』和战斗队了,他们用『爆炸品』或『燃烧物』奇袭警局、政府建筑物和英军宿舍。八月十四日午夜,英海军宿舍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此类事件不断发生。

 
八月十五日,港英又出动大批军警在市内进行一系列搜捕外,又逮捕了五名记者,其中两个为新华社记者,另外三个是《文汇报》与《大公报》记者。同日,港英警察在拂晓前荷枪实弹冲入长城电影公司的影星傅奇和石慧夫妇家中,并逮捕了他们。他们于五月间参加九龙英资青洲水泥厂外工人罢工的『慰问团』,以及曾经参加港督府抗议示威,成了『涉及当前动乱』的罪名,他们被关入摩星岭的集中营﹐受到严重的虐待。

 
港英当局虐待被监禁于集中营的左派人士,功夫特别到家,例如在寒冷的冬天,不仅不许家属送寒衣,而且开动冷气机和电风扇,把刺骨的冷风吹入房间,逼被拘人士喝下混有头发的水,然后殴打呕吐,严重损害食道和胃部,食物惩罚与强迫苦劳等,港英当局无人道的迫害,卑鄙罪恶,罄竹难书。十月廿四日,《大公报》社长费彝民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被捕人眷属揭露港英的虐待,费彝民在会上严正要求港英政府善待狱中左派人士。该记者招待会让全世界民众知道『港英当局对付左派囚徒的暴行』港英政府酷刑爱国同胞,其罪孽也遭到英国议员猛烈抨击,当时英国工党国会议员狄理鲍访问了香港赤柱监狱后,于八月二十四日发表谈话说﹕『我认为香港青少年暴动者判罪并判长期徒刑是很蛮横和凶狠的,特别是在他们的案件具有政治背景的情形下。』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其《东方与西方》一书,咒骂中国没有人权,虐待犯人。他没有回首看一看其老前辈如何对待被监禁的左派人士,港英政府是放火的『州官』。

 
香港商业广播电台里,播音员林彬是咒骂反英抗暴的最剧烈者。五月风暴刚开始时,林彬就充当了港英当局的扬声筒,起初他负责在新闻报告后诵读亲英报章社评,而这些社评都针对当时的左派分子﹔其用语尖酸、刻薄,谈不上是社评,只是泼妇骂街的词眼。这些文章,其影响力有限,然而经林彬的诵读广播,成了街知巷闻。后来他又先后主播《欲罢不能》和《冷眼旁观》两个广播剧,极力讽刺、诬陷、丑化反英抗暴群众。林彬在其节目里,谩骂参与反英抗暴的群众是『无耻、无良、无能、污秽、邋遢、下流、贱格的港共分子』,《工商日报》骂香港左派为『左仔』的恶毒称号,通过他的口,传遍港九各地,家喻户晓。林彬在其节目,是诬陷,造谣,恐吓,辱骂,稍有文化知识的左派都知道,这决不是战斗,只是叭儿狗对主人效忠的表现。然而其效忠的低劣表现,对于下层劳苦的爱国工人,却最有挑舋性和煽动性﹕它煽动起他们对林彬的仇视,挑起他们向林彬的进攻。有不少人写信、打电话警告林彬,他居然在电台上叫嚣道﹕『左仔,尽管放马过来吧﹗』八月二十四日,在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的北风吹袭下,激怒的左派群众终于向林彬放马过去,怒火终于向林彬烧起来。当天上午,林彬和他弟弟乘私家车上班途中,遇到一些伪装修路工人,在马路设置障物拦阻去路,当他刚停车打开窗口时,有人突如其来,朝汽车投入燃烧液体。瞬间,熊熊热火燃烧,林彬和他弟弟被火活生生地烧死。虽然林彬立场站在港英无理镇压正义声音一方,作出很多对人民不负责任的言论,可是妄用私刑,暴力袭击致林彬和他弟弟死亡这事,终究是不得人心和过激的行为。香港左派在这场运动中失去民心开始于此。

 
在「英国代办处被焚」余波影响下,香港反英抗暴,进入了摆真假炸弹、勇斗法庭的新阶段。摆放真假炸弹,当时左派称为「波萝阵」。反英抗暴的街头示威,大多数以青年学生为主力军,在风暴前阶段的示威,工人们和老师都分散于示威附近的要道保护示威群众。后来港英军警在街头随意开枪,造成许多人的被捕。为了掩护示威群众的安全撤退,工人在马路上放炸弹,阻塞交通,使港英的军警无法及时到达示威地点围捕示威者。九月初,马路上放炸弹演变成「波萝阵」。左派的说:「波萝阵是港英迫害的结果,而爱国同胞的行动只是为了自卫」。

 
「进攻,是直接为了消灭敌人的,同时也是为了保存自己的,」摆放真假炸弹,就是进攻。左派用绳子的两端绑着马路两旁的交通灯柱,绳子中间吊起手提包或铁罐,上面贴上『危险物,同胞勿近﹗』的纸条。发现的人报告警署处理,警察派出军警和军火专家封锁马路、引爆『危险物』,交通大乱,军警疲于奔波。真假炸弹从少到多,放置的地方,从共公场所到电车轨道上、从警局门口到美国新闻处,从香港到九龙四处都有真假炸弹,这些可疑炸弹的边贴上『同胞勿近』之类的字样。接获发现炸弹的报告太多,真假炸弹一律引爆,负拆弹的军火专家分身乏术,甚至要派未受过正式训练的警员去拆弹,混乱情况不难想象,硝烟滚滚爆声响,确实害得港英军警昏头转向。有一个英籍军火专家在铜锣湾被炸死,至于受伤的也不少。左派的「波萝阵」连续搞了几个月,最多日子,是十月卅日,共达一百多个,也沦落为滥放。有一个无知的小童被炸死,「波萝阵」搞得草木皆兵,大家不安宁,市民首当其苦,左派在这里完全失去了民心。

 
运动结束和后果

 
在港英强力镇压和左派是去民心支持下,反英抗暴运动在一九六八年初终于落幕了。但是香港的言论自由开始了,它打破了『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概念,青年学生开始关心社会政治。一九六九年,香港大学掀起改革大学运动,提出了建议三十九项。一九七○年,十七个学生团体举行公开论坛,发动市民签名,要求港英当局接纳中文为法定语文。当年十月,香港立法局通过了会议中、英文并用的决定。反英抗暴的运动,让香港青年认识到中国与香港的密切关系,一九七一年,港英开办的香港大学学生会首次组团回中国大陆访问。相比五十年代初,香港工联会的领导张正南等人北上大陆旅行归来时被拒绝入境的事件,反英抗暴的确促使港英无可奈何地改善对待左派了。 反英抗暴中工人发挥的作用,港英看到了,它感觉到香港工人的强大力量,注意到要维持香港社会的安定和繁荣,对广大劳工群众的经过利益,绝不能漠然视之。『牧民之道,何为先﹖先利之。』港英当局开始了『与民同乐』的运动,一连几个月在香港卜公码头举办了多次的新潮舞会,让年轻人以发泄过剩的精力。

 
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香港总督下令扩大以前不受重视的劳工处,设立新的总办事处和分处,并决定立法保障工人的工资福利待遇,表示妥善解决劳资矛盾。同时港英当局在港九各地区设立了民政司处,沟通港英和市民的关系。一九六八年二月,香港劳工处宣布一系列的新劳工法规,大约有三十多项。其后又根据各方面的变化陆续加以修订补充。到了一九七九年,港英颁布的劳工法规共有一五二项,使香港工人的工资福利待遇提高到国际劳工组织建议的水平。港英除了修改劳工法律,促使资方善待工人之外,也注重发展其社会福利,例如现行九年的义务教育,大兴土木,帮助市民解决居住问题。而不受欢迎的港督戴麟趾 David C.C Trenc也在一九七一年离开,换上开明廉洁的外交官麦理浩 Crawford M. Maclehose。虽然港英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贪污腐败是反英抗暴的源头,镇压反英抗暴运动的姬达一九七四年重回香港,组织廉政公署,联系了香港政府里少数坚决反对贪污腐败的人,也拉拢招降了一批原来贪污集团里的次要人物,展开了真正打击贪污的工作。港英统治了香港一百多年,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都是贪婪的统治,迈进了七十年代,突然重视民生,其最大的原因,就是受到当年『五月风暴』的刺激,亡羊补牢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始末(2)》相关文章
------分隔线----------------------------
  随机图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