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事评论 > 和谐社会 >

中国:腐败型和剥削性贫困不应被忽视

时间:2012-06-09 21:03来源:网络cg 作者:仲大军 点击:
[编者按:下面是仲大军先生在“2006中国脑库年会”上的发言,根据这个发言,会后又增加了新的内容。与众多官员学者不同的是,唯有仲先生在会上提出了要多加关注当前我国社会出现的“剥削性贫困和腐败性贫困”,即由于劳动分配不公和政府官员腐败而导致的贫困
(责任编辑:admin)

  [编者按:下面是仲大军先生在“2006中国脑库年会”上的发言,根据这个发言,会后又增加了新的内容。与众多官员学者不同的是,唯有仲先生在会上提出了要多加关注当前我国社会出现的“剥削性贫困和腐败性贫困”,即由于劳动分配不公和政府官员腐败而导致的贫困。下面将这个发言单独列出来,自成一篇文章。读者可结合另一篇会议记录《中国城市贫困的起因与对策》一起阅读。]
  中国:腐败型和剥削性贫困不应被忽视
  劳动分配不公也是当前我国社会贫困的重要原因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006年1月7日
  当前,中国社会贫困的问题是出现了贫困向城市转移的现象,城市贫困人口的比例相对比农村贫困人口更多。这一动态和迹象值得关注。具体分析起来,城市贫困不过是由这样几个原因造成的,一是资源性贫困,矿竭城衰,二是改制性贫困,减员增效,挤出一批失业人员,三是农民工冲击,民营企业的竞争与崛起,四是地区发展不平衡导致的城市资源转移,五是腐败性和剥削性贫困,政府占有了太多的本该用到社会保障方面的资源,某些企业主过度地剥削工人。
  刚才丁四保先生着重分析了资源性贫困和体制改革性贫困。我这里从另外几个视角做一补充。中国城市的贫困有地区性的不同,但我相信任何地区都共同存在着改制不合理和政治腐败导致的城市贫困问题。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一直呈增长态势,而社会人口却出现了贫富分化,并且一部分人落入贫困境地,那么一定是这个城市地区的收入分配或社会保障出现了问题。
  首先我想阐明几个创造性的新名词,即政治性贫困、腐败性贫困和剥削性贫困这几个新概念。我国的社会贫困决不仅仅是由于资源枯竭、城乡分割、经济发展不平衡等因素造成的。还要看到政府腐败和企业主过度剥削造成的社会贫困。
  一、改制性和剥削性贫困的表现
  我想用几个事例来说明改制性和政治性贫困是怎样产生的。我们观察研究中心是个民营研究机构,最近却连连收到许多社会来信,反映企业改制过程中的不公平问题和腐败问题。譬如,武汉五交通信电子有限公司一些职工最近来信反映,此公司是由原武汉五金交电公司改制过来的股份制企业,拥有1个多亿的资产,但董事长在企业无主管单位、无制约机制的状况下,一手遮天,不择手段地疯狂谋“股”,妄图把企业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经过三年的运做使总股本缩水,职工股东蒙受重大经济损失。并且此人凌驾于董事会、持股会和股东大会之上,集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于一身,打击驱赶不同意见的干部和员工,2004年部分职工联名给董事长写了一个合理化意见书,结果这些人不是免职就是下岗,最后被全部逼出公司。
  这个董事长私欲膨胀,横行霸道,奢侈腐败,已经给公司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如果放任他继续下去,公司现在一个多亿的资产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他占有和挥霍。这就是当前很多城市里普遍发生的现象:少数人剥夺多数人,造成一批人贫困的原因。我把这种贫困叫做改制性贫困或政治性贫困。而这种贫困将是我国今后的主要贫困原因,如果中国的改革不注重平等和公平的话。尽管谁都不愿意讲这些得罪人的事情,不敢挑明了这层窗户纸,但为了广大劳动者的利益,我们的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必须正视这个现实:剥削和不正当的占有是造成社会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例如,据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郑易生教授最近主编的《科学发展观和江河开发》一书揭露,位于三峡库区的云阳县原来有一家曲轴厂,由于厂长转移集体资产,企业净资产由1个多亿已缩小到8.7万元,导致许多工人下岗而陷入贫困。此书中说道:“目前,全国各地在国有和集体企业的改制中普遍存在着资产流失的问题,三峡库区也不例外,如集体所有制企业云阳县曲轴厂原来一直是该县的龙头企业,拥有1亿多元的资产,其生产的摩托车产品配件在全国供不应求,经济效益非常可观,但厂长刘步云近年在厂区内创办了一个前任县长等参股的私营企业森华公司。该公司一无技术人员,二无先进设备,三无销售渠道,却盈利40%。曲轴厂则开始年年亏损,到2002年10月,刘步云委托一个并无适当评估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评估出曲轴厂净资产居然为8.7万元。曲轴厂一直被云阳县作为‘工业小巨人’在扶持,2001年刚刚完成技术改造和搬迁,新征地120亩,而现在转眼就被宣布破产。这加剧了库区既有的社会不安定因素。”
  我们要正视这些由于腐败贪污和剥削造成的新的社会贫困,要好好总结这些年来的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因为城市贫困主要与国企改革有关。城市是国有企业人员的集中地,国企和集体企业搞不好,就会出现城市贫困。我认为,中国的国企改革应该树立起旗帜鲜明的共同富裕思想,中国的企业改革目标必须是集体富裕,而不是少数人富裕,多数人牺牲。如果中国的效率和效益是建立在为少数人服务的基础上,那么这样的改革必定要遭到广大人民的否定。
  二、政治性和腐败性贫困的表现
  如果说制度性或改制性贫困是因为企业主剥夺了多数人财富,那么,政治性和腐败性贫困便是政府和官员过多地占用了公共资源,由此造成社保资金的短缺,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健全。
  现在许多地区群众生活十分拮据,但政府开支却十分庞大,甚至奢侈。由于奢侈和腐败挥霍了多少公共资源?估计全国每年要高达3000亿元。这些年里,中国出现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政府大盖豪华办公楼,大造行政中心。譬如山东泰安市的政府大楼和周围的一系列政府办公大楼,耗资数亿,其规模比人民大会堂还要宏伟和雄伟(请看下面照片)。请问:这么一个地级市政府用得着搞这么大的排场吗?如此奢侈的政府又有什么人举报和批评过?
       由于这些建设耗费了大量的财政经费,所以,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就难以建立,社保资金就永远处于短缺状态。这么多年里,把政府腐败奢侈的开支拿出哪怕是一点点,就足够解决一些贫困社会群体的问题了。
  这些年里,社会上广泛流传着许多形象的描写,如“官员屁股下坐着一座山”,在一些贫困地区,人民群众温饱问题还没解决,政府官员却坐着宝马轿车,竞相奢华。至于说某些政府官员的吃喝浪费,足可以达到富人一席饭穷人半年粮的程度。
  电视上曾报道过甘肃地区一个城市的故事,一位靠捡垃圾生活的老人,却抚养了十几个孤儿,而当地的民政救济部门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养了一批人每月领工资。这叫什么政府?
  去年我给一个北方地区市的干部讲课,我以为这个地区比较贫困就少要了许多讲课费。但就在我讲完课的几小小时之后,这一批官员便乘飞机去云南进行10日游了。对此,我感慨万千,心中涌出一阵被骗的感觉:这叫什么贫困地区?真是后悔降低自己的讲课费。现在全国各地的政府到处都是这种风气,这么一个庞大的政府,要靠多少人来养活?!
  因此,政府奢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和社保资金短缺?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摸查。这些年里发生过多少这种事情:救济款和扶贫款还没发到下边,便被截留一空!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地讲,历来社会的贫困都是政治性的贫困,中国的专家学者们一定抓住问题的实质,不要在那些次要的环节上做文章。中国历史表明:打土豪分田地是解决社会贫困的最好办法。难道今天在座的众多专家学者们都忘记了这一基本事实?
  三、不注重公平的改革实质是保护少数权贵的改革
  这些年里,我们一直在疑惑:为什么中国的改革走上一条效率至上的道路?为什么中国的改革不注重公平和平等?现在我们搞清楚了,那就是如果注重公平,那么一少数腐败分子和贪婪分子便难以聚敛公共财产,少数强权便难以暴富,权贵利益便要受到损害。这就是“效率优先”式改革的实质。
  然而,这种发展模式已经越来越受到人民大众的质疑,国内存在的各种问题也表明这种发展方式难以持续下去。不强调和重视公平和民主的经济改革,发展到最后很可能演变成掠夺。鉴于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我们的国家要对此给予应有的重视。
  另外,根据中国目前的人口与资源状况,效率型改革肯定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靠提高效率带来的增量GDP不足于解决因收入分配不均导致的社会贫困,因此,中国发展的目标只有着眼于均衡发展,而反腐败和反剥削必然是中国社会未来改革的重要内容。


------分隔线----------------------------

 《中国:腐败型和剥削性贫困不应被忽视》相关文章
------分隔线----------------------------
  随机图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